• |

愛物瑣記——依看人間萬般情

時間:2019-5-2 0:30:27 文章來源:中國藝術品網  

張大千《贈實秋自畫像》

  張大千(1899-1983)的人物,古雅雍容;世人尤喜他的仕女,玉貌蝶衣,舉手投足盡現花姿,以脫俗之格獻媚人世,真乃丹青美事在人間的福報。

  大師自畫的本幅教人讀起,最讓人驚的是其參著透視法的寫真,有畫人不如畫己的施筆,很有那種與君持,吾乃敬重地顧盼的矜意,故我作如上文題。

  我們可從“己亥四月既望,實秋三弟將自東京還于臺灣,索予塵皂,漫涂博笑。爰”的畫款得知:1959年的農歷4月前夕,與大師拜過把子的京劇名流高華先生(字實秋,1906-1986,高嶺梅兄)快回臺灣了,因其向大師索要自畫像,大師就畫了本幅以討他一笑。那一年大師60歲,胡發雖已披霜然身子尚硬朗,從其繪成的目光可謂炯炯,自青年起他的作品又一直為世所重,在一紙中寫盡意氣風發當乃自然。畫擬語向摯友:故國一別已十載,舊夢新痕促花開;殷盼兄弟常相守,共寫患難離鄉愁。

  大師的人情練達是我重其畫之外最為推崇的品質。人能重情義自然薄錢財,從退何海霞(1908-1998)拜師金一事言下“你送來銀圓,執弟子禮,我如不收,非禮也。現在我還給你,如不收,亦非禮也。我們都是寒士,藝道之教不論金錢”可見;人能重情義又必然識長短,由堅辭納李秋君(1899-1971)為妾向其一跪而暢懷“三妹,拋開男女情事不談,我一生最近的紅顏知己,除你之外再無一人。但是,我若納你為妾,將使一代才女受辱,而我也必遭天譴”可知。

  曹雪芹(1715-1763)借他《紅樓夢》中的寧府上房,以對聯的行式寫下他對人生的悟看一一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此14字亦為他這部巨著最解人心的點題,否則他對文字有再高水平的拿捏也不能憑該著笑傲天下。前一句只把人“我”的這塊面世的基礎做牢了,“人情練達即文章”才是為世的謀求。有文章可做的人生才是有意義的活著,曹雪芹這一點做到了家,以致《紅樓夢》成了中國四大名著、代代國人的應讀之本。轉看大師丹青事業這塊,他從學習古人到出古入今,為二十世紀傳統中國畫的繼承與發展,給世人立了一座高不可攀的豐碑。特別是他晚年的潑彩,實有驚天地泣鬼神之壯美!我在8年前的《愛物瑣記一一人間聚散兩依依》中這么贊美大師的潑彩,希望喜歡大師的讀友能同懷:若只潑無寫,此技也不過是曇花一開,燦爛何足永恒。恰恰就因為其實在太由古入手,早早練就一手古人見了都會嘆服作揖的狠寫之功,所以大千師潑彩,因虛實并進(虛為潑實為寫)而成名。這種以淌墨為體輔以筆寫的藝術表現形式,當謂把千年國畫的寫意之境又拔向了一個新高。


盧德卿之子張振宇2019.3.17夜筆于家中南窗下

  今年值逢張大千誕辰120周年,臺北故宮博物院和臺灣歷史博物館兩家藏有大師精品最多的單位特地選出大師各個時期的代表作,于4月1日至6月25日在臺北故宮博物院為其舉辦了名為“巨匠的剪影”紀念大展,《典藏》這本出自臺灣風行兩岸三地的藝術刊物亦為此特刊了大師120歲的紀念專輯,在遴選封面時牢牢聚焦了我本文主圖這張愛藏,認為特出的大師之冊,無此畫不能代表,并懇請我撰稿一篇,指定800——1000字,故有了上述一文。我下筆前多少費了思量,寫大師的文章近百年不少數千,且欲從一張他的自畫像中去寫好他寫活他這是我另辭蹊徑的落墨。


振宇2019.5.1子夜特告


《典藏》雜志2019年4月刊張大千120歲紀念專輯封面


《典藏》雜志“巨匠的剪影”解說


《典藏》雜志張振宇先生一文內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