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古珠代表我的心……我那顆貪玩兒好色之心!

時間:2018-10-12 10:45:14文章作者:林明杰 藝術林距離

  貪玩兒與好色,乃人類永恒主題。

  循著這兩大主題,12年前,一名大好青年主動擁抱誘惑,踏上了玩物的魔力大道,從此漸行漸深遠。最終,本青年行成本中年,一頭扎進了古珠玉的奇幻境。似乎只有伊們最能代表我的心——我那顆貪玩兒好色之心

  “藝術生活化”在今天已是老生常談,各路玩家達成一致共識:古物也該是拿來用的,要邀請ta進入你的日常生活,而不是束之高閣。

  更有聰慧人士比喻說,這就像娶個天仙回家,總不能不圓房吧?天天供著,那是對天仙的侮辱!要愛ta,多跟ta親近,發自內心覺得ta美,每天肌膚相親,耳鬢廝磨。有了愛情滋潤,ta才會變得更美。

  對于大多數門類而言,比喻僅止于比喻。畢竟誰也不可能整天抱著官窯花瓶或是書法畫卷親熱。要論實打實的“肌膚相親”、“耳鬢廝磨”、時時處處不離不棄,還真只有古珠玉這一門,最為貼切


漢代小玉“表”在摩洛哥藍色小鎮

  我有個朋友是業內資深玩家,前年應邀去國家博物館講課,在座全是國博內部人員。

  朋友按照日常習慣,頸間腕上掛滿珠珠串串,燈下一照,西周瑪瑙項鏈光彩奪目,紅燦燦的別提多誘人。

  講座完有個女孩悄悄來問,說你的西瑪怎么那么漂亮,我們館也有啊,灰頭土臉的,一點不驚艷。

  朋友頓時展現出實戰派的牛氣:“因為你們不盤呀!都扔在庫房和展柜里,又不可能拿出來戴。不戴怎么美嘛?”

  古珠玉之美,美在ta不僅愿意進入你的生活,更邀請甚至是強烈要求你進入ta的生命。

  從灰皮朦朦到容光煥發,通過點點滴滴的貼身呵護,眼看著ta慢慢變化,一天比一天綻放,仿佛喚醒一個生靈。

“春秋紅綠彩燈”陪酒

  更美妙的是,此生靈強大又隨和,hold得住任何場景。

  盛裝,不輸時尚大牌珠寶;便裝,T恤短褲蒼蠅館兒也毫無違和感。

  陪你紅油滾滾吃火鍋,陪你對酒當歌泡潮吧,陪你看電影,陪你走天涯,不跟你拌嘴犯沖,不跟你使性子鬧脾氣,且越老越美麗。

  難怪作家馮唐高呼:“玉比女人好!”

  他說的是古玉。中國自古珠玉不分家,佩玉必有珠子搭配,因此這話也普遍適用于古珠。

芮國墓組玉佩,珠玉不分家

  為了能和珠玉小寶貝兒們朝夕陪伴,設計搭配自然格外上心,就像裝扮情人,惟盼體面光鮮地同出同進。

  我對戰國紫水晶一度相思成癮,過眼大多淡紫色,今年初看到枚艷紫艷紫的藥片珠,驚為天人,一把拿下,去求相熟的古董商設計成戒指——古珠設計的難點在于,除了審美,必須對實物了如指掌,因此懂設計的古董商要比玩古董的設計師靠譜。

  成品出爐上手一戴,人見人艷羨。

  一圈復古鑲金托起珠身,戒圈采用精巧繩編樣式,華麗夸張,最騷氣還是頂上點了顆現代祖母綠,下襯燦金八芒星。

  可巧那陣子正沉迷紫微斗數,索性取名叫“紫微垣”。

  那種幽幽艷紫,在不同光線下觀察,風情全不相同。所謂“相看兩不厭”,古珠比人類的成功率要高得多。

  珠子上線條、鉆孔、打磨痕,豐富的工藝信息像一本攤開的古卷,就那么靜悄悄地等在那里,等你來讀。

“紫微垣”定制戒指

  玩定制,既是對古珠最美的呵護,也飽含著濃濃的人情味,讓這段情永遠鮮活時尚。

  有段時間和云南人民打得火熱,為紀念奇妙的緣分,心心念念要買串古滇國珠子。

  古滇國是戰漢時期滇池畔的少數民族政權,珠玉以光素和精湛打磨著稱。最后選了串滇文化特有的白瑪瑙管,取名“滇小白”,依偎在手腕上,一望便會想起那些人、那些事。

“滇小白”手串,紀念云南奇緣

  說到底,飾品就是“我”的延伸

  我的品位,我的氣質,我的格調,我喜歡的文化風格,我能消費的價位,乃至我的情史,全在里面。

  所以古珠界有句名言:“我不用知道你是誰,我看你戴的珠子,一眼就知道你是誰。”

  這話其實暗含強烈優越感,因為古珠的這個“誰”,來頭可著實不小。

  L. S. 杜賓(Lois Sherr Dubin)的《珠子的歷史》(The History of Beads)被奉為世界級古珠圣經,書中這樣總結古代珠子:最富有的買家、最前沿的科技、最時尚的審美。

  如果考慮到中國古珠隸屬于玉文化,遠遠超出財富與裝飾范疇,可以這樣講,古珠是古代貴族的高端定制,是那個社會優質資源高度集中于少數階層的時代所能呈現出來的最出色的藝術作品之一


戰國白瑪瑙龍形觿 搭配 夏家店煤精管珠

  講真,奢華為什么要低調啊?!

  現代玩家低調,很大程度上實為“被低調”,因為識貨的人太少。

  走在街上,會搶大金鏈子甚至大綠翡翠。至于古珠,誰認得出是什么?能認出是什么的,誰還會靠街頭搶劫為生?

  于是古珠尤其高古珠玉,將藝術品收藏的圈子文化發揮到了極致。

  炫美即炫富,我才不跟你談錢呢,談錢多俗氣呀。

  手腕兒一翻:飽滿頂奢西瑪!圍巾一摘,大顆戰國紅縞配通透戰國水晶!

  從彼此亢奮的眼神中,雙方心領神會。你認得出,牛!你戴得起,更牛!

  佩珠之妙,在于這富炫得巧,炫在“不經意間”。

  大家總不可能成天抱起康熙五彩大罐兒滿街嘚瑟吧?也不好揣著齊白石的畫兒隨時就地展開顯擺,更不可能吭哧吭哧扛件青銅器出去“順便”引人驚艷。

一顆西周瑪瑙珠改制成的戒指

  古珠之美,除了可以炫,還可以改。而且能隨意改、反復改,簡直就是貪玩兒好色者的福音吶。這點瓷器、繪畫、家具等又都不具備。

  當然最好玩兒的一點,還是一珠一世界。

  珠子屬于世界性文化現象,古今中外縱橫捭闔,不受時間、地域、材質限制。你可以找到任何一切感興趣的文化點,據為己有

  在種草三年多之后,我終于如愿斬獲幾枚春秋薄璧竹節瑪瑙管。管璧最薄處僅0.1mm,以瑪瑙的硬度之高,又是對鉆孔,打廢的概率可想而知。關鍵人家造型還是竹節,意味著外璧要經過細致的打磨拋光,才可能做出凹面。

  多么變態的工藝!可這正是春秋啊:最后的君子時代,中國“巴洛克”,極盡華貴繁復之能事,被錢穆稱為“中國古代貴族文化已發展到一種極優美、極高尚、極細膩雅致的時代”。

  一顆2.5cm長的珠子,一個時代的寫照。

春秋薄璧竹節瑪瑙管“新組合”

  那個時代和我們時代的區別,我堅持認為是信念,或者換個時髦點的詞:意念。

  無論孔老夫子怎么哀嚎“禮崩樂壞”,至少在整個高古(漢及漢以前),人們對珠玉存有真實不虛的敬畏。先秦諸子留有大量著述,比如荀子曰:“玉在山而草木潤,淵生珠而崖不枯。”

  珠玉被視為一種旺盛的生命能量、通往永恒的媒介!

  試問為供奉神靈而做,為溝通天地能量而做,和為了賣錢而做,能是一種效果么?

  古珠的獨特魅力,說到底,還是古代人文的魅力。

  有意思的是,根據現代考古資料,能夠歷萬年而不朽者,唯有玉與黃金。老祖先的信仰,終歸得到了證實。

  幾乎所有資深古董商都會告訴你,古珠玉是福報

  能否擁有并不全是錢的問題,有錢也未必買得到,還有些人買了真的又自己倒騰倒騰倒騰成了假的。

  所以在這個行業的鄙視鏈中,上游對下游亙古不變的一句話就是:“你知道這些以前都什么人戴噠?憑你?哼!”

  這或許又是古珠玉另一層好玩之處:一種冥冥之中不可言說的……緣分。


  此文原載于新民晚報品質生活版